<address id="jj33f"></address>

            <form id="jj33f"></form>

            <address id="jj33f"></address>

                    QQ登陸
                    四川青少年文藝網

                    賬號注冊

                    已有賬號?現在登錄

                    郵箱
                    用戶名
                    昵稱
                    創建密碼
                    確認密碼
                    驗證碼 看不清楚?點擊換一組驗證碼。

                    一鍵登錄

                    論壇導航

                    [進入] 文聯網

                    x
                    您的位置:網站首頁 > 在線展廳 > 會員作品 > 文學 文學

                    雪野

                    來源: 2017-04-05 13:51:16

                    雪     野

                    陳德賽/文


                    作者簡介陳德賽,男,1998年出生于成都。現就讀于成都七中。全國中學優秀校刊《朝花》文學社編輯。學習之余筆耕不輟,創作了大量小說等文學作品。《星辰的鼓動》便是他近作。

                    血在雪野中冰冷的燃燒。

                    千重子就躺在那里。

                    她微微蜷著。

                    冰陽壓在雪野遠處白樺的黑影上,枯枝也將被點燃。

                    耕平跪在雪地中,冰冷的火焰在周圍一并寂靜的起伏。

                    耕平知道千重子死了。

                    他知道這一切。

                    他把頭仰起來,冰陽寒冷的閃爍刺痛雙眼。

                    他準備哭泣。

                    他想說什么。

                    現在,結局先寫出來了。

                    他又讀一遍,眉頭皺起來。

                    “他為什么準備哭泣。”

                    這不是我寫的。德賽想。

                    但它確實在紙上。

                    為什么不是淚水從眼眶中涌出,或者哭泣之后;而是他“準備哭泣”。

                    他會哭嗎?

                    他不能確信。這一切都基于愛——耕平愛千重子。

                    他不愛這個女人嗎?

                    德賽把筆撂在一邊,撓頭發。



                    日產4s店維修車棚里,德賽盡量不去回憶前天發生的,試圖將思索投在雪野之中。

                    父親抱著手,站在前面些的位置,天籟旁邊。

                    “這個可能有點麻煩。”

                    “嗯。”

                    “估計是敲不起來。只能等它凹在那兒。”

                    技工用黑手套抹下嘴唇。在油污之中的雙眼,斜視汽車引擎蓋。

                    目光不由得跟了過去。引擎蓋上的凹陷,波折斬斷香檳色光滑的金屬曲線。德賽移開視線,不小心移到車窗,空洞。裂紋與碎玻璃孤零,鋒利刺骨的寒冷空洞引來無法掙脫的,喧囂,一擁而上——

                    一擁而上。

                    綠燈亮了。

                    一輛印上泥土的白色面包車剎在擋風玻璃前面,橫在馬路上。

                    會發生什么。

                    顯然駕駛座上的父親不知道。副駕上的母親不知道。

                    德賽感覺到什么。

                    面包車門被拉開了。一個戴黑線帽扛著棒球棍的先下來,眼神四處晃下,落在車上。后面又下來個戴鐵手套的,咧開嘴露出黃牙。接下來還有黃毛紅發、穿牛仔的嬉皮士、不穿上衣的肌肉;拖鐵鏈的、拿警棍的;最后下來個披鮮紅國旗的。

                    站定。一齊囂叫幾聲,呼——啊!正義!為了祖國!

                    他徹底不懂了,呆坐在后座上。

                    披國旗的高喊一聲,祖國!啊——

                    接著,其他幾個嬉皮動起來,從兩邊晃過來。圍住車子。

                    “等會兒把頭埋下去。”父親用平靜的聲音。

                    其中一個敲了父親那邊的車窗。

                    父親頓了兩秒,把車窗摁下來。

                    “老兄,后面還是未成年啊。坐了個娃娃啊。”父親換了個語氣。

                    “你曉得買這車,買這車的意思不。”嬉皮后仰矮小的身子,頂著努力向下瞥的目光,“曉得不。嗯。這意思。嗯。”鼻孔噴氣。

                    周圍聚集了一群人,操著手或者指指點點的,嘰嘰喳喳。

                    嬉皮意識到什么,在褲兜里摸了下。摸出鑰匙。舉到眾人面前;又舉到父親面前。父親的手依然撐在方向盤上,接著就是——

                    吱——

                    聽見的可以想見香檳色被劃開——飛起細碎的金屬屑末中袒露出肌膚下的銀色,吱——吱吱吱吱吱——

                    嬉皮像舞蹈的順著手劃出去的弧線轉了個圈。再次把鑰匙舉起來,尖上掛了細絲和金屬塵末。呼,他吹口氣,然后咧嘴笑。用另一只手打個響指。

                    啪。

                    剩下的幾個動起來,高喊:愛國、愛國、愛國、愛國!抵制日貨、抵制日貨!

                    接著。他記不清楚了。

                    他把頭埋下來,聽見玻璃破碎的聲音;母親的尖叫,父親沉默;金屬劃裂的嘶啦,挨了重擊的鼓聲;圍觀者緘默;以及哀嚎狂笑雷聲似的愛國。愛國!啊。

                    他不明白了。玻璃渣飛到頭發里面,襯衣里面,腦袋里面。啊。

                    他抬頭看了眼,窗戶玻璃已經沒有了。嬉皮在狂歡,怒火和著黑色的瞳孔激烈燃燒噼啪作響。

                    黑色瞳孔。國旗在風中斜著飄飛,鮮紅欲滴。

                    一個玻璃片飛到他眼睛下面,扎進去,紅色液體流下來。冷得慌。

                    德賽閉不上眼睛。

                    真精彩。真迷人。他摸下淌到下巴尖的液體。

                    摸下右眼下面縫了四針的傷口,一陣酸水涌到喉嚨口。他咽下去。踉蹌跑出修理廠。

                    嘔——

                    混濁的黃色液體全吐到下水溝。

                    他不明白了。

                    父親追出來,站在不遠處,張嘴想說什么。

                    他揮手,止住父親。

                    “沒事......我自己來。”

                    輪到他們來弄清楚了。



                    “這次寫什么?”愛問德賽。

                    她在小木桌對面,手支著桌子,坐在高腳椅上。

                    看著德賽眼睛。

                    “寫雪野。”

                    “哦。”愛又說,“沒事嘛。”

                    “什么。”

                    愛伸手,觸碰德賽眼下的傷口。

                    德賽往后縮腦袋。

                    “痛?”

                    “倒不是。有點癢。”不抬頭看愛。

                    德賽右手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把視線從本子上抬起來,愛的臉上,有兩圈煙熏似的黛色,與薄冰似的凄白。

                    “不要擔心我嘛,我又沒死。”

                    愛搖頭,把手機拿到德賽面前。黑色屏幕中,他看見自己緊咬的牙關。

                    啊。

                    “沒事。”德賽試著笑。

                    埋頭寫下去。

                    風聲緊了。

                    雪飄在耕平手上,他才聽見叩門聲。

                    耕平猶豫一下。

                    南墻的窗紙在風中嘩啦作響。

                    耕平從炕邊站起來,移到門邊。

                    “誰。”耕平盯著木門,一手握住門栓。

                    雪飄進來。被風卷向燃燒的殘燭,消融在寒冷中......

                    “我。”是假作沙啞的聲音。

                    耕平明白了。拉開門栓。

                    那是件黑色呢子風衣,明顯大了。把她的頭發與眼睛都藏在衣帽里。

                    他趕緊將女子讓進屋內。

                    把頭探出屋外看左右,街上風在呼嘯,空無一人。寒冷得令他窒息。

                    關上門,重新插上兩個門栓。

                    兩個人坐在矮桌對面。殘燭歪倒在燭淚里,昏黃的光恍惚閃爍著。

                    南墻的窗紙依然欲墜難離,飄搖不定。風把火光與人影印在墻上時大時小的顫抖著,光線張牙舞爪。

                    “要糊點紙了,窗上。”千重子把衣帽取下來,眼睛從發絲的陰影里現出來。黑大衣下是一件白褂子。

                    “嗯。”兩個人的目光在昏黃中四處搜尋,最終重疊在一起。

                    那是一雙黑色的眼睛與一雙黑色的眼睛。在變換的風中雪中相互注視。

                    風吹亂了雪的行蹤,窗外的風聲壓住沉默的。“他們......”她的話音終于難以包裹顫抖。“我......殺了一個......”

                    微弱的燭光試圖逃離黑夜的譴責,在這深刻而徹骨的寒夜中搖曳。千重子的淚水涌出來,她不再注視耕平,目光斜落在殘燭上。這不是個眼淚的年代。

                    “我殺死了......一個孕婦......”

                    耕平知道。他知道在那個魔窟。在這個地獄。昨天死去的是母親,今天受辱的是女兒,明天被解剖的,是另一個。

                    他的手在桌下緊緊攢住。

                    “她說......她說。救救孩子。”她哽咽著。“拿解剖刀的人......像看一具尸體。但。那是母親......孩子......我。我倒在地上。倒在那里......什么也沒能。沒能......”淚水浸濕千重子的臉龐,滑下弧線。

                    耕平知道。戰前他已經知道,在這樣的時代,會害死她的。她這樣的醫生。

                    “等我。等我醒過來。我問愛,那個女人......已經,已經......”燭光中的淚水在寒風與雪塵中晶瑩剔透的閃爍。

                    耕平咬緊牙關。

                    他放下筆,抬起腦袋。

                    愛依然注視著他,看得出神。帶著一點憂郁的眉毛斜著。

                    “愛。我說,我不想她死啊。”

                    “誰啊?”

                    “小說里的女主角。”

                    “那就不死啊。”

                    “但這樣的環境,日本女人和一個中國男人啊......可能必須死。”

                    “你保護好啊。就讓他們逃走好了。”

                    愛露出微笑,伸出雙手,合住德賽左手,傳來溫熱。左手不知什么時候握成了拳頭。

                    他一口把濃縮咖啡悶下去。好苦。

                    “嗯。”

                    “逃吧。”耕平擠出兩個字。

                    千重子從淚水中抬起頭來,朦朧的雙眼看著耕平的眼睛在燭光中閃爍。

                    “去北邊,漠河,塔城,興安嶺,蒙古。”

                    “嗯。”

                    兩人跪在地上,緊緊抱在一起。

                    黑夜的月亮睜開眼洞徹了,用無情的寂靜包裹著,吞噬著,燭光。

                    這就是在1945年那個無比寒冷的冬天,哈爾濱的愛情故事。



                    去外地旅行散心。

                    去哈爾濱吧。德賽說。

                    這樣來到北方。

                    現在他坐在出城的公車上。

                    好冷。

                    冰雪紛飛。他把照片發給愛。

                    “注意保暖,小說加油。”愛回過來。

                    “嗯。”

                    剛才暴露在洞穿厚衣的寒風中,軀體仍然抖個不停。一件大衣不夠啊。

                    車里有暖氣,肌肉慢慢松弛下來。

                    他一邊看窗外一邊想。

                    耕平沿著松花江冰封的河面走。呵出氣,水霧瞬間結冰。寒風凜冽。從深藍,淺藍,透明交錯的冰面上,刮起來,倉促的在沿河路上長嘯,撲在臉上,扼住呼吸;疾風沿著空蕩的脖頸,竄進漏風的皮襖。看一眼刻著“滿洲里”的石樁。不露聲響的走過去。

                    在這冬季,這樣的環境中,逃得出去嗎。

                    他來確認,愛是否能讓他們活下去。

                    人行道上,泥土和著整塊的褐色堅冰,有個女人踩上去忽然滑倒了。狠摔下去。

                    公車前后搖晃車身,發動機在后面疲憊一聲,繼續往城外駛去。

                    高聳的煙囪紅磚被熏黑,污垢爬滿塔身一片褐色。弄不掉。

                    “嗯,小哥,以前那玩意兒用來燒尸體燒咱中國人,”旁邊坐的東北男人,“做實驗死了就給扔。奶奶小日本的。”指著窗外對德賽說。

                    耕平走出城,到了樺樹林。遠處的煙囪凌駕在樹的枝干上,冒出一陣黑煙。

                    又有人死了。

                    往前繼續走。

                    千重子已經等在那棵樹底下了。愛也在那里。

                    七三一部隊遺址前,報站臺了。德賽把大衣領子立起來,起身和旁座的人揮手。

                    后門打開,冷風襲來,卷入衣領的縫隙。

                    巨大肅黑的建筑,沉默棱角,切割后面白色的雪野。

                    罪證陳列館。

                    德賽站著。

                    過了會;走進去......

                    愛幫他們逃出去,逃離哈爾濱。

                    兩人在白樺林中穿行——漆黑的樹干,柵攔,刀,插滿地面,寂無聲息。

                    他們拋下一切。

                    遠離炭疽桿菌。

                    鼠疫。

                    死亡的化學試劑味道。

                    陶瓷細菌彈頭。

                    培養箱。

                    解剖刀。

                    活著正死去的人。

                    馬路大——原木。

                    不被稱為人的。原材料。

                    德賽從水龍頭里捧水,喂到嘴里,吐出來。嘔吐的酸味還殘留在喉嚨里面,撓著嗓子。

                    剛才看到一半,他吐了,又一次。

                    他撐著洗手臺,看著鏡子里面慘白的臉。

                    他明白了。

                    愛說在北邊給他們造個木屋。讓他們逃到那里去。拋下身世:實驗員,老百姓;日本人,中國人。與世隔絕,無爭余生,浪漫主義。無所謂其他人的目光。

                    這樣至少是自由了。

                    但是現在,看著這些,千重子露出笑臉,往后躺倒在雪地里。

                    雪地柔和的抱住千重子。

                    多久沒這樣了?耕平不去想。

                    他跑過去,撲在千重子身上,鼻尖挨鼻尖。

                    耕平真切體會到,自由開始了,激蕩著一種沖動。

                    他伸手解開千重子的上衣,手探進去,一面吻住千重子;千重子也把舌頭交出來,緊緊摟住耕平。熱氣騰起來。

                    雪野一片寂靜。

                    耕平拉開千重子的裙子,伸手進去摩挲。濕了。他把下面掏出來,放進去。千重子摟得更緊了,看著耕平,笑顏染紅了。熱氣裹住兩人。

                    但是。

                    潛伏的冷風猛然侵襲過來!在白樺的枝干間掛起嘰嘰喳喳的喧囂,橫掃雪野......

                    他萎了。

                    沒能放進去。

                    千重子明白了什么。

                    一道淚水從千重子臉上滑下去。

                    “沒關系。”她說著,起身跑開去。

                    耕平愣在原地,凝視空中。他滿臉驚異。

                    跪在雪野中,零零散散,沒什么參觀的人。空曠的雪野只剩下毒氣室、儲藏室、防空洞的殘垣和焚尸爐的煙囪。

                    德賽從石子路上下來,走進雪地,往雪野深處走。雪沒過腳踝,深厚的腳印寂無聲息。

                    一聲槍響。

                    驚醒了耕平。

                    槍聲回蕩在雪野的空曠與狹隘之中。

                    接著,遠處千重子的身影像凋零的樺葉,偏倒下去。

                    他愣住一秒。

                    然后猛的跑起來,試圖從雪野中拔起沉重的腳步。

                    但是他只能走。

                    那個身軀越來越小,愈發的遠離了。

                    他只能走,雪野還在吞噬他的腳步。

                    他朝著千重子。張著的嘴說不出什么。只是朝空中呼出蒼白的氣息。

                    他看冰陽;四下遠離的白樺漆黑無聲的冷酷身影發出窸窸窣窣的笑聲;無邊無際的雪野始終找不到盡頭。

                    還有遠處躺下的嬌小身軀。

                    啊。啊——

                    發不出一絲聲音,雪野閉上了他的嘴。

                    直到步入深處。

                    灰暗天色,懸著真白的冰陽,他望著那冰陽,白色逮住他,從腳下藤蔓一般糾纏上來,攀入腦海,開始燃燒。冷焰沒有熱量,延伸到身體每一處末梢;壓住地平線,喘不了氣的緊張,冷卻后,瘋狂的白漲上來,淹沒視線。

                    他倒在雪野中。

                    冷......



                    我看眼表,指針在黑夜中暗自發光。三點。

                    如約的黑暗徹底來臨。

                    我看見他在讀桌上的小說。

                    現在他看完了。

                    正準備從窗口離開,他轉頭看見了我的眼睛。想必雙眼一定燃著冷焰。

                    我從床上起來,走過去。

                    他一動不動的注視我。

                    我看不清他的模樣,一片漆黑。我順著他的目光,注視他,那雙眼睛溢出來銀白的光芒。

                    他就站在那里,似乎在等我。

                    很好。我也等待很久了。

                    我側身從桌上把我的小說拿到手,團成一束。黑暗之中我凝聚起意識,小說褪去面象,露出真實的模樣。一把有鞘的刀。

                    “是你寫的結局嗎。”我問。

                    黑影緘默。

                    “你是誰。”仇恨。戰爭。虛無。還是誰?我用左手把住刀鞘,右手握緊刀柄。汗水和肌肉都在顫抖。我想著雪野猙獰絕望的白色,讓自己平靜下來。

                    他依然緘默。一動不動的站在那里,似乎洞悉了我的想法。

                    汗水滑上刀柄。

                    沉默降到冰點左右。雪野來了。白色凍結了空氣,從我內心延伸出去鋪展到整個空間。

                    好冷。呼。呼出的氣瞬間凝結。

                    我用力拔刀出鞘,居合砍過去,銀光寒冷,一道弧線閃電劈在他身上,拉開一道深長的口子。這時我看見了他的眼睛。一雙海般澄澈的眼睛,仿佛洞悉了我心中的一切......他流下的淚閃出銀白的月光。

                    刀在他衣服上拉出一道漫長的傷口......

                    我看著他。

                    窗外的風涌進來,鼓起他被切開的外衣。衣下掩藏的白光涌出來照亮整個房間,溫暖瞬間熔化了雪野。透進我的肌膚同沁潤腦海的柔和連接起來——身體溶在暖光之中——聽見平靜的胎動——感覺在溫暖的海水中呼吸——在更為遙遠的深處聚集在一點......

                    刀被包裹在柔和之中,從手邊水般滑落下去,散成只言片語的詩句。

                    我只想坐下來,閉上眼睛。

                    “本該是這樣......”白光滿溢的人說。



                    在青城山腰,我看眼背后的愛。

                    “沒勁啦?”

                    “我還可以走!悟道自然!”愛撇撇嘴,“姐姐今天心情好!”

                    我們繼續往山上走,腳步輕快起來。

                    “想好結局了?”愛喘口氣。

                    “嗯。”柔和的氣息——黃土大地孕育的氣息昭示一切已在和的山水中結束。戰爭,仇恨,怨念,苦痛,絕望,一個嶄新的結局與嶄新的開端。

                    風從山林深處落下來。



                    耕平看向空中。

                    千重子的鮮血燃燒起來,將雪野的寒冷逼向角落。

                    耕平的眼中在燃燒:一切陰冷都隨火勢蒸發、懦弱不堪的逃避、冰陽綻出的裂紋、白樺噼啪的燒起來。

                    他跪在那里。

                    他看著千重子的臉龐。最后的冰是她已凝結的最后一滴淚。

                    耕平在火焰之中站起來。火焰包裹他的身影。


                    結局會是這樣吧。德賽又怎么想呢。

                    我想了很久。

                    但是逝去的已不可追回了。

                    爬山的時候,古老的樹枝裂開,砸下來。砸在他頭頂。

                    我就在他后面......

                    兇手是誰?自然嗎。時代嗎。是我嗎?我不想臆測......

                    血淌下去......德賽倒在那里......

                    現在,這里的一切都是白色的。白窗簾、被子、包傷口的布,床頭的百合,護士、醫生,他,就躺在這片白色之中。

                    正在黑夜中和誰搏斗吧,他緊閉著雙眼,時常露出緊張的模樣。

                    呼......

                    我......只能在這里等待


                    醒來。



                    0

                    聯系我們| 文聯簡介| 關于我們| 招聘信息| 合作招商| 廣告服務| 客服中心| 協作單位|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1 CFLAC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四川省青少年文學藝術聯合會

                    蜀ICP備13016095號-2     川公網安備 51010402000294號

                    —————— 網站建設:品臻網絡 ——————

                    599彩票 淮安 自贡 酒泉 齐齐哈尔 阿坝 灌南 燕郊 简阳 库尔勒 菏泽 珠海 黔西南 苍南 伊春 如东 湘西 齐齐哈尔 乐清 来宾 潜江 阿拉尔 定西 保定 海丰 安庆 那曲 连云港 资阳 舟山 湛江 萍乡 迪庆 青州 榆林 毕节 潮州 随州 吐鲁番 兴安盟 咸宁 桐城 鹰潭 榆林 莱州 汉川 白山 鄂州 阳江 辽阳 宜都 茂名 鹰潭 建湖 辽源 滁州 西藏拉萨 保定 乐山 呼伦贝尔 吉林长春 曲靖 台山 六盘水 东台 海拉尔 邢台 衡水 开封 明港 菏泽 陕西西安 林芝 辽源 余姚 秦皇岛 玉溪 慈溪 兴化 甘南 台山 台湾台湾 阜新 黔东南 台北 赵县 乐平 澳门澳门 玉溪 哈密 湖州 燕郊 毕节 内江 绵阳 来宾 武安 三沙 濮阳 丽水 滨州 乐平 阿里 扬州 漯河 宜昌 保亭 德州 溧阳 西藏拉萨 玉溪 宁夏银川 新疆乌鲁木齐 台南 淮南 贺州 南京 溧阳 锡林郭勒 象山 南平 赤峰 日喀则 滁州 白银 贵州贵阳 杞县 肥城 惠州 大庆 南京 衢州 驻马店 宜都 大庆 博尔塔拉 灌云 阿里 本溪 兴安盟 天长 济宁 鄂州 汕头 大同 常德 临猗 随州 惠州 天水 简阳 通化 桓台 张掖 承德 青州 开封 丹东 沧州 高密 吉安 大连 龙口 喀什 石狮 湖州 昌都 榆林 东台 鹤壁 楚雄 诸暨 济南 邯郸 北海 六盘水 台山 武威 巢湖 海宁 六安 鞍山 宁波 三亚 襄阳 菏泽 景德镇 郴州 丹阳 咸宁 大庆 如东 永州 大兴安岭 辽阳 平凉 眉山 日土 阿勒泰 和田 宁波 芜湖 南平 台湾台湾 宜昌 蓬莱 唐山 如东 广饶 扬州 廊坊 泸州 临沧 石河子 宝鸡 白沙 烟台 宁德 仁寿 神木 毕节 兴安盟 哈密 赤峰 巴彦淖尔市 东台 大丰 博罗 鹤岗 南平 南安 泗洪 神木 周口 阿拉尔 明港 邹城 吉林 泗洪 石狮 大同 平凉 安阳 大庆 大庆 甘孜 泗洪 阿里 临汾 垦利 咸阳 广安 阜新 柳州 贵州贵阳 安阳 汝州 池州 厦门 如皋 南平